南怀瑾给的药/<世界经理人>刘澜

那天晚上,彼得.圣吉的喉咙很痛。南怀瑾给了他两包药,一包吃下去,另一包含在嘴里。圣吉是提出“学习型组织”的西方管理学大师,却每年都来中国向这位国学大师求教。他们主要谈禅、生命和认知,就是没有谈过管理。

那天晚上,圣吉的嗓子说不出话来,另外有人把话题扯到管理上,说想帮助企业家提高人文素质。南怀瑾泼了盆冷水,说中国现在没有企业家,都在乱搞,在投机取巧。

企业这个定义,以中文来讲,做一件事业,做一个工作,前途有无限的希望,对社会是有贡献的,而且是永久的,不是做了几十年就没有了,一代一代相传,那个才叫企业。”现实是什么呢?“现在没有这个企业的观念,只要开个公司,做个生意,怎么去赚钱,就叫做企业,根本就是错误。”

圣吉应该同意这个观点。同一天上午他在浙江大学演讲,就批评了以市场经济作为宗教指导人的价值,反对每个人都在寻求看得见的利益、什么都用利益来衡量,提出了如何把企业家从经济动物转变成社会动物的课题。

南怀瑾显然把陈峰这样的“优秀企业家”也一棍子打死了。海航集团董事长陈峰也算南怀瑾的学生,但是老师说他修养工夫还没有入门。南怀瑾说这个话,是在103f陈峰邀请他做的讲演上。这个讲演,据说来自全国各地的工商巨子都赞不绝口,都说这才真正懂得什么叫“事业”。

南怀瑾说:“你们现在工商业做得好,很发财,或者官做得很大,这不是事业,这个是职业。中国文化,什么叫做事业呢?出在孔子著的《易经系传》的一句话,叫做:‘举而措之天下之民,谓之事业。’一个人一辈子,做一件事情对社会大众有贡献,对国家民族、对整个的社会,都是一种贡献,这才算是事业。”

把企业作为真正的企业——也就是事业——来办,才算是真正的企业家。南怀瑾给的这包药,企业家们不能只含在嘴里,而是要实实在在吃下去。

文章引用自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