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转载/古诗词里看植树

古诗词里看植树

  ■刘开学

  中华民族植树的历史源远流长,不仅大量的文献里有所记载,而且在《诗经》以来的文学作品中都有反映。如《定之方中》就写有“树之榛粟,椅桐梓漆。”说的是卫文公徒居楚丘,始建城市,打造宫室,就种有榛、粟、椅、桐、梓、漆。那时人们植树既是美化环境,更是为了使用方便。当时在黄河流域规模较大的果园里有种桃、李、枣等果树的,也有植桑树的。先人把桑与梓栽在墙旁宅边,以供养蚕,维持生活,并作为遗产留给子孙,促进了当时桑业的发展。《魏风·十亩之间》记道:“十亩之间兮,桑者闲兮兮,行与子还兮……”因此,至今人们还常用桑梓来比喻自己的故乡。东晋陶渊明不仅喜菊兰,还爱植柳。他归隐后就专门在房前种了五棵柳树,自号“五柳先生”;他爱柳、植柳的传世诗有“平畴交远风,良苗亦怀新”、“萦萦窗下兰,密密堂前柳”等诗句。陶渊明还把对柳的热爱扩大到了所有的树木,他在《归去来兮辞》说“木欣欣以向荣,泉涓涓而始流”。 

  唐代诗人杜甫、白居易、柳宗元都喜欢植树。杜甫爱桃、竹,留有“红入桃花嫩,青归柳叶新”、“平生憩息地,必种数杆竹”的佳句。柳宗元爱柳,有“柳痴”的称呼。他被贬柳州刺史后,在柳江沿岸种了很多柳树,故有“柳州柳刺史,种树柳江边